从上一季开始,Alexander Wang 和发型总监Guido Palau就开始一步步计划着把短发女生推向时尚的神台。就像在社交网站上给自己贴上明确的表情,二人表达出明确肯定的态度:你得去剪头发。这也就是略带烫发弧度的BOB头和充满朋克精神的pixie短发成为趋势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季,二人组再接再厉,让流行变成比BOB头更短,而且要用醒目的颜色增强自己的存在感。看到开场模特Katie Moore一头发丝略带凌乱线条的铜红色短发登台,那一刻我们在心里确实被震撼了几秒。想着这款时髦俏皮的发型是如何打动前些天还长发及腰的超模,做出改变,并能在随后的采访中表示:剪发后,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爱上自己。   谦虚地讲可能是因为巧合,在决定做这个选题的第二天,格莱美红毯上,人人都爱的Taylor Swift突然剪掉中长发,也加入超短BOB头的行列。惊喜之余,我们更期待把这个趋势赶快分享给各位。虽然事后也有自媒体宣布发现了Taylor戴假发的图片,说真实的发髻其实隐藏在脑后。但是从这些天小天后的各种街拍,我们推断,姑娘是动真格的了。短而较为厚重的齐刘海儿和不能超过下颌骨的长度是整个造型的关键,如果觉得五官相较西方人缺少立体感的亚洲脸驾驭起来颇有难度,也可以用发泥或卷发棒在外层头发上做出微弱的弧度线条,成为某些美容媒体口中带有空气感的Air BOB。   其实,如果你是稍微资深一点的时妆精,就能发现,超短发型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在女星中默默酝酿和积攒人气。这类有别于传统的潮流发展走向,并没有按照时装周T台、女星红毯、街拍造型进阶的趋势,我们称之为电影女主规则。也就是先有性格鲜明的女星(或者因为角色需要)在影视作品中引领了某种风潮,之后被化妆师借鉴到伸展台之上,而后引发民众更大规模的模仿,从而成为街头巷尾的流行趋势。随口就能举出几个例子:Charlize Theron之前让我们颇感惊艳的超短发型,没有了长发的陪衬加分同样挡不住精致的完美五官。之后,超短发以不可阻挡的势头频繁出现在我们眼前。比如Anne Hathaway同样在电影中的角色、比如Kris Gottschalk在T台上的造型、再比如Lily Collins惊艳红毯的精灵短发。读到这里,不用我们再多说,明眼人已经得到感召:2016年比BOB头更短的长度必将成为趋势!   有网友扒出郭美美真人照,大饼脸、双下巴、皮肤粗糙,与之前她本人晒出的照大相径庭 …[详细]